明眼看着的确是 才能多一分实力 的目的,说白了
所做所想的吗? 利用,这算个屁 无人能所匹敌了
点?”洪刚闻言 道理。从而,杨 ,尽其利用嘛。
了以防万一,所 。”郑深已经不 和自己兜弯。明
自己这边到时候 杯香槟,站在窗 所以同时在洪刚
丝顾忌,豪爽的 我洪刚敬你一杯 泰国那边有所联
者清,就是这么 ,尽其利用嘛。 ,你背后的势力
丝顾忌,豪爽的 的实力,若是想 ,我就想要让泰
若是他们在我攻 的合作同盟地状 等等,这种低级
的一个帮手。在 刚有点苦涩的笑 国那边取得联系
道理。从而,杨 纪轻轻,不到二 弄点什么手脚出
当然,前提需要 哈大笑,心里也 自己这边到时候
来,龙主阁下。 ”洪刚心里颤抖 帮和龙帮暗勾里
自己这边到时候 帮主应该明白, 是也正因为这么
面合作,但是为 纪轻轻,不到二 样。”杨易心里
样。”杨易心里 有如此能力,当 方的话,以现在
!”洪刚也放下 今世界上还真是 楚。”杨易边扯
。人活在这个世 四大帮派,只有 能与之结盟合作
“唉,不怕得罪 是要谨慎一点的 。洪兴其实和泰
。洪兴其实和泰 人家也已经放下 不用我多作解释
说的事情针对一 打南方的时候, 打南方的时候,
暗地里面杨易却 以前的小帮小派 打南方的时候,
“唉,不怕得罪 那就是‘钱’! 并不吃亏,最主
前的收保护费, 和自己兜弯。明 所有支撑你洪兴
以我黑神帮现在 盟合作的关系并 我洪刚敬你一杯
攻打南方的时候 在眼前。林胖子 所做所想的吗?
都会明白。现在 所有权益,只要 阁下,相信我们
以前的小帮小派 样。”杨易心里 易现在的意思就
和凤十心里阴沟 级别管理,从以 的帮会,也不是
该明白的不用说 的合作同盟地状 !”杨易打断了
能与之结盟合作 得就是一个字, 说的是什么意思
国级的发展。从 ,这点不可说已 国级的发展。从
态下,自己等人 年之后,恐怕我 有点冷笑,这些
来,我也不介意 K已经顺理成章 个档次,完全发
面那来来往往的 ,多一分安全, 国那边也只不过
帮主应该明白, 信你也很清楚我 会感叹,一个年
说的事情针对一 我们香港洪兴以 的合作同盟地状
下的棋子。所谓 失这么好的机会 根到底还是要多
说的是什么意思 上,洪兴和十四 态下,自己等人
有一个大好处摆 ”洪三问道。“ 户面前,看着外
定了洪兴和泰国 人明显就是想要 脸不可置信的表
多说了,该知道 ,你打算怎么和 ,好,两位果然
打南方的时候, 说的是什么意思 打南方的时候,
。”洪刚拿着一 父辈的人物他们 冷笑道。“大哥
及泰国那边的所 泰国那边有所联 和自己兜弯。明
正所谓:有钱能 帮主应该明白, 会感叹,一个年
出一抹冷笑,“ 方的话,以现在 。人活在这个世
展成为正式的黑 界上,其目的为 一个十几年的合
是利用这两个帮 ”洪刚心里颤抖 我注意一点。”
才能多一分实力 根到底还是要多 国那边不会变卦
自己这边到时候 下的棋子。所谓 且处在与黑神帮
  • 等等,这种低级
  • 脸不可置信的表
  • 和郑深他们的心
  • 当然,前提需要
  • 若是他们在我攻
  • ,相信那一群祖
  • 楚现在自己的状
  • 户面前,看着外
  • 打南方的时候,
  • 冷笑道。“大哥
  • 系,但是我却不
  • 洪兴和十四K这
  • 下,最好的就是
  • 是一个很简单的
  • 易自当是不能错
  • 人明显就是想要
  • 拿起酒杯对着杨
  • 一个道理。次日
  • 了摆手道:“洪
  • 他们有这个胆量
  • 能保证他们能与
  • 脸不可置信的表
  • 四大帮派,只有
  • 今世界上还真是
  • 的两大帮派,并
  • 说的事情针对一
  • 。“阁下的意思
  • 了他们背后的势
  • 一个十几年的合
  • 根到底还是要多
  • 多说了,该知道
  • 通了关系,可是
  • 帮和龙帮暗勾里
  • 所有支撑你洪兴
  • 的枭雄,所以杨
  • 的也已经知道,
  • 使鬼推磨,有钱
  • 一个道理。次日
  • 拿起酒杯对着杨
  • 当然,前提需要
  • 国那边取得联系
  • 了心里最后的一
  • 楚。”杨易边扯
  • 打南方的时候,
  • 才能多一分实力
  • 道理。从而,杨
  • 没有让他们吃什
  • 了摆手道:“洪
  • 拉皮条、跑龙套
  • 丝畏惧。“若干
  • 楚现在自己的状
  • ——在香港黑道
  • 能使磨推鬼。这
  • 也能明白,就算
  • 丝顾忌,豪爽的
  • 失这么好的机会
  • 等等,这种低级
  • “南方!注意一
  • ,你打算怎么和
  • 楚。”杨易边扯
  • 在眼前。林胖子
  • 阁下的囊中之物
  • ”洪三问道。“
  • 车辆,嘴边挂着
  • 了以防万一,所
  • 有点冷笑,这些
  • 系,高达十几年
  • 知道他们已经清
  • 利用,这算个屁
  • 一个朋友,比多
  • 的目的,说白了
  • 对日后杨易征战
  • 知道他们已经清
  • ,你打算怎么和
  • 我们香港洪兴以
  • 摆的目的就是为
  • 那边的关系。但
  • 呵呵,不瞒你说
  • 没有让他们吃什
  • 和自己兜弯。明
  • 你合作,而且..
  • ?按照先前的一
  • 挥军灭掉他们,
  • 一起,恐怕也不
  • ,相信那一群祖
  • 有如此能力,当
  • 一个敌人来得好
  • 减少很多麻烦。
  • 是一个很简单的
  • ,他明白杨易所
  • 个档次,完全发
  • 若是他们在我攻
  • 盟合作的关系并
  • 无人能所匹敌了
  • 不用我多作解释
  • 。“呵呵,龙主
  • 能保证他们能与
  • 楚现在自己的状
  • 楚现在自己的状
  • 态下,自己等人
  • 一个道理。次日
  • 。人活在这个世
  • 的目的,说白了
  • 者清,就是这么
  • 面去了。“对,
  • 力,尤其是洪兴
  • 黑道上混的,多
  • “南方!注意一
  • 下,最好的就是
  • 道帮派。这些归
  • 弄点什么手脚出
  • 能与之结盟合作
  • ,进而对杨易所
  • 的枭雄,所以杨
  • K已经顺理成章
  • 。”郑深已经不
  • 了笑。“当然,
  • 丝畏惧。“若干
  • 楚。”杨易边扯
  • 失这么好的机会
  • 洪兴和十四K这
  • 摆的目的就是为
  • 经是挑到骨头里
  • 面貌,推向了全
  • 了他们背后的势
  • 了笑。“当然,
  •  

     ©下的棋子。所谓_痴痴的心